首页 社会正文

大发:故事:刘老狠年轻时把妻子打跑了,晚年却被一只公鸡唤醒了心里的痛恨

admin 社会 2020-07-15 38 0


刘老狠是市装卸队的退休工人。

那些年,装卸工是苦力,干的都是装卸搬运火车或大企业的木料、化肥、水泥、粮食等物资。

体力劳动逐渐被机械化取代那是后话。

刘老狠为人忠厚,讲义气,重情绪,干活舍力不舍脸,别人有难题,他若不伸手帮一把,良心上那道坎儿就过不去。

刘老狠的名字叫刘占林,“老狠”是外号。

说他狠,是说他干活儿用力狠。别看他个不高体不大,干起活来可力大劲猛,干净利落,令人叫好,工友们就都叫他老狠。

不外有一宗,他打妻子也狠。

说起来也就打一次。那次是他喝醉了酒,不知由于点什么,就和妻子拌起嘴来,妻子一句话呛了人,他就气不外,一巴掌就扇了已往,不想这一巴掌太狠,把妻子的一只耳朵打聋了。

妻子摒挡摒挡 ,抱着女儿就走了,今后再也没回来。

老狠把租的屋子退了,搬到公司来住。

多年后老伴儿去世了,女儿也成了家,女婿是县医院的医生。

女儿恨爸爸,一直没联系,倒是女婿来过两次。

现在老狠退休了,没处去,就仍然住在队里,职工倒班宿舍的大炕上,他靠炕头儿,占了很大一块地方,做了队里常年的更夫。

一晃,人就老了。

一天之中,他最喜悦的时间就是工人上班听调剂派活的时刻,不管是老的小的都喊他老狠,他也不隐讳,有的说几句话,有的逗个乐子,另有的给他带来吃的。

一天,一个工友儿带来一只小鸡仔儿,说是路上拣的。老狠见鸡仔儿脑壳圆圆的,整个毛茸茸的像个球儿,两条腿又胖又粗很招人喜欢,就养了起来。

老狠养这个小鸡仔儿很上心,一饮一啄都细仔周密,晚上睡觉,小鸡仔儿就专一睡在老狠的胸口上。久而久之,小鸡仔儿就离不开他了,日间老狠走到哪儿,小鸡仔儿就跟到哪儿,老狠在院子里躺在破藤椅上扇扇子,它也蹦上身来,在老狠的胸口上趴着。小鸡仔儿长到半搭子了,鸡冠子又红又突出,一定是一只公鸡,老狠就给他起了个名叫“虎子”。

长这么大了,虎子还经常蹦到老狠的胸口上,心安理得地站着或趴着,老狠也不嫌弃,成了装卸队大院里一景。

虎子最先不安分起来,有几回竟然走出装卸队长长的院子,然则只要老狠一声吆喝:“虎子你回来!” 它就转身掉头,扎撒着两个同党,飞快地往回跑,跑到老狠膝下蹲住。

秋天,虎子长大了。没成想它的个头特大,有半人高,体重至少在七八斤以上,又厚又红的鸡冠,红蓝金色俱全的羽毛闪着光,真给人一种头戴凤冠身披金甲的勇士的感受。队里100多号人它都熟悉,谁摸它逗它,都不奓刺儿,可是外来人,不管是谁,连院子都进不来,人人说,老狠有接棒人了,这虎子是看家护院的门神。

,

UG环球

欢迎进入环球UG官网(UG环球):www.ugbet.us,环球UG官方网站:www.ugbet.net开放环球UG网址访问、环球UG会员注册、环球UG代理申请、环球UG电脑客户端、环球UG手机版下载等业务。

版权声明

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,
不代表本站AllbetGame的立场。
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,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。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