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社会正文

新余教研网:第三个女人

admin 社会 2020-05-14 42 0

第三个女人

年关将至,村子里喜气腾腾,四处都挂上了红布条,家家户户都贴上了福字,粘好了对联,就连漂浮的云都被染成了红色,如是这般迎接除夕。噼里啪啦的鞭炮声不停响起,紧跟着的是小孩子们的打闹声;厥后传来连绵不停的汽笛声,年关了,村子里的人都回来了,路越来越窄,人也越来越挤。我在除夕前两三天回到村子里,喜静,不爱出门,为此母亲还埋怨我不是一个乖孩子。我不善外交,和村子里的人聊不来,要是出门,难免会遇到熟人,交际几句是免不了的事,熟人问我事,我总是以“嗯”,“啊”,“哦”作答,少不了尴尬,这样一来。母亲又得听别人的闲话,而我的耳根子又得不自在了,索性我就锁在家里念书。

家里的剪纸不够了,母亲唤我上街买些剪纸回去贴,我才踏出了门。

“李经年,你回来了啊。”细长的声音在我背后响起。

我一转头,只见她肚子如皮球一样圆滚,好像就要打破棉服一样,臃肿的脸,挤的眼睛只剩下一条缝,肥肉填充的面庞却始终盖不住那耸起的颧骨,立起来一看,她像是一个被塞满脂肪的竹竿。



“嗯”

“问你个事呗,你是不是会切脉,把男女的那种?”她一说,昏暗的眼里,闪过一丝丝微光。

“这个,我不会。”我摇了摇头。

“你不是学医的吗?把一下试试?”她接着问。

“我真的 不会”我停顿了一会,不敢仰面看她的眼睛。

“是个男孩就好了。”她低喃了一会,眼里的光低了下去。

我感应一阵阵凉意,不知该若何作答,又以为心像是被扎了一下,腾腾的有些生疼。不如了她的意吧,那倒也没什么吧。

“我听说,心诚则灵,你想要的男孩,那可能会是男孩吧。”我吞吞吐吐地说。

“真的!太好了。”她的眼睛又亮了起来,接着她小步小步快走,走了一会,慢了下来,那种轻快的又小心的措施,像极了我以前捧着糖人的样子。



她被村里的人称为“第三个女人”,不外这个称呼,并不当着她的面叫。“第三个女人”并不是说她是她丈夫的第三个妻子,而是另一种说法,那是她婆家里的人都爱搓麻将,她奶奶算一个,婆婆算一个,她算一个,便有了“第三个女人的称呼”。

关于她的事,我是从母亲那儿听来的。她嫁来我们村子,已经有几个年头了。早先见她,照样一个眉眼弯弯,下巴尖尖;颧骨耸立,面庞单薄地犹如纸糊一样平常的女子。只是这几年,她转变太大了,现在体态走样,就连背都塌了。曾经也是一个明眸的二十明年的女子,竟得这般中年容貌。

,

Sunbet

Sunbet www.orljy.com sunbet,老品牌,有信誉,精彩尽在sunbet。

版权声明

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,
不代表本站AllbetGame的立场。
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,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。

评论